未来可期,圣马丁白秀C位出道:王佑诚 Gary


\
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服装设计世界排名第一
,每年服装专业秋季入学的大一新生要面对一次“大考”——White Show 白秀。作为圣马丁时装专业新生首秀,白秀并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唯一的要求是设计者只能使用白色面料。2018年白秀首位登场的作品出自王佑诚Gary,跟随我们的独家专访,带你了解圣马丁白秀幕后的故事。
 
王佑诚Gary
2016就读于BACA国际艺术高中
2017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本科预科
2018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本科服装设计
BACA国际艺术高中学生
 
Q1:这次参加中央圣马丁白秀,并且作品被选为第一位出场,你的感受如何?你为这场白秀准备了多久?
 
Gary:作为首位出场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我的同学做的服装都偏廓形,而我的作品更注重面料的多样性,感觉很幸运,而且也很兴奋!我们所有人准备这次秀的时间都是一样的,一共三周时间:前期老师教我们打版和缝纫,后期的重心更多在思路和发展。回想起来,其实还是很累的,每天睡眠时间不会超过5个小时……要是睡多了会产生强烈的罪恶感。
 白秀
Q2:谈谈你白秀的作品吧,你想表达的主题是什么?

Gary:我的白秀主题是“爱人”,讲述了末代皇妃文绣的故事。额尔德特·文绣是清代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皇妃,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抛弃皇帝的女人。
在当今社会中离婚是普遍现象,但是发生在1931年,而且是由皇妃主动向皇帝提出离婚,在当时造成了轰动。这件事反映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女性解放的意识已经传播开来,女性懂得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并且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与自由。
文绣皇妃
服装设计的灵感来源于蒙古少女的传统服饰,代表了入宫之前的文绣,对生活充满憧憬。清朝朝服和清末民初的中式婚纱同样给我了许多灵感。
1924年发生“北京政变”溥仪被迫离开紫禁城,之后移居到天津。离开皇宫,不再受皇家陈腐的规则束缚,溥仪和他的皇后婉容、皇妃文绣常穿着西方服饰出入各种场所。这一时期的欧洲服饰多以水晶、珍珠、亮片作为装饰,我将这些元素运用在面料的设计之中,和清朝传统刺绣进行结合。 
圣马丁刺绣
头饰的设计灵感一方面来自中国传统婚礼服饰,另一方面来自我的个人经历。我构想的画面是提出离婚的文绣穿着她的嫁衣自信地离开溥仪,实际上她离婚这件事可能只有妹妹和亲近的朋友表示理解或支持,但她还是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再动摇。
清朝刺绣
在这一点上我加入了个人的感受,从小我非常喜欢听音乐,音乐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我不会受到外界干扰。最初接触到音乐就是通过手提音响,这样白色手提音响也就成为我服饰的配饰。

Q3:哪些艺术家、设计师对你的影响比较深?

刘铮的观念摄影作品《三界》系列让我联想到很多女性符号,其中《盘丝洞》具有标志性的女性轮廓打动了我。在清朝传统服饰中没有曲线,也从不突出女性的曲线美。
三界
因此,我同时参考了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的表演艺术《蓝色时代的人体测量》(Anthropométrie de l’Époque bleue),他以女性身体作为媒介在画布留下身体形态和姿势的痕迹。从他们的作品出发,去突出女性独特的性魅力,作为廓形的灵感来源。
 Yves Klein
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作品《蜘蛛与挂毯》(L'Araignée et les Tapisserie)也给了我很大启发,她的创作主题源于童年见证父亲偷情,爱与遗弃这个主题同样发生在文绣的婚姻生活中。她作品中出现的囚笼带给观众一种被囚禁、束缚的压抑感,我想这恐怕也是文绣或者那些被困在不幸婚姻中的人的感受。我将蜘蛛网和代表紫禁城的中式窗格相结合,设计了印花。
Louise Bourgeois 
Q4:很多人会好奇,在中央圣马丁学习服装设计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老师真的像传说中一样严厉吗?

Gary:在圣马丁学习确实很辛苦,基本上我们两到三周就要完成一个设计项目,其中包括前期调研、设计发展等一系列过程,时间很紧张。而且同学们都非常认真,又很努力,虽然学习压力大,但我觉在中央圣马丁的每一天过得
都无比充实,我很享受在圣马丁的学习生活。
中央圣马丁校园
我们班的老师还是比较友善的,而且很负责。尊重我们的想法,给我们提出意见,来帮助我们发展个人风格,不断推动我们做得更多更好。

Q5:你认为在BACA国际艺术高中的这段时间对你在中央圣马丁学习起到哪些帮助?

Gary:BACA国际艺术高中的学习对我适应中央圣马丁的教学方式起到非常大的帮助。首先,我在BACA学习了面料设计,掌握了面料设计的基础概念和工艺。那时在课上我们需要进行大量动手实践,我做了相当多的面料实验。而且BACA的教学设备、艺术工作坊也方便我们去进行尝试。
国际艺术高中
其次,我们在BACA学习的时候,其中很多时间我们要去做艺术家调研。当时我很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这有意义。正是通过BACA的学习,我才慢慢掌握调研要如何做才够充分,之后才有提取元素和灵感这些步骤。回想起来,这些对我真的非常有帮助。
除此以外,在BACA学习期间,不仅全英文授课,还有外教tutorial的授课模式都是让我们在去英国前就习惯了西方艺术设计的教学方式。等我进入中央圣马丁后并没有在这一部分感觉到吃力,反而觉得很亲切,和在BACA时候一样。

Q6:在伦敦,你觉得哪些地方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一定要去的?

Gary:在伦敦学服装设计,我觉得像泰特美术馆、V&A博物馆是一定要去的,艺术作品和历史展品非常丰富,可以学到很多。还有伦敦的市集也很有意思,比如:伦敦东区的Shoreditch,Camden Town。购物的地方也是服装设计生要了解的,像是Dover Street Market。最要去的一定是中央圣马丁!艺术氛围特别好,而且这里每个人的穿着都很有个性,观察他们的穿着打扮一样是学习。
中央圣马丁学习

Q7:有什么途径可以继续关注你的作品嘛?

Gary:我有在Instagram上持续更新我的作品和灵感图片,感兴趣欢迎关注,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ins上问我。我的账号是garydimaggio_gazza,谢谢!
 BACA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