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酷儿空间

2020-08-25
 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伦敦性少数群体公开场所的数量在10年内下降了58%。在这里,我们和即将毕业的学生们一起探讨酷儿(性少数群体)空间的新表现。
 
Kleanthis Kyriakou,(研究生建筑专业),他的项目“奢华之屋”以霍勒斯·沃波尔建造的18世纪新哥特式草莓山别墅为灵感建造的。Kleanthis将该住宅重新设计为“古怪的哥特式”,并将它设置成受私密的空间,用于表达性少数群体的个人情感:
 
“我搬到伦敦的原因之一是,我想自由地、毫无歉意地做我自己……伦敦成为了一个避风港,一个我可以展示自己身份的避难所。”当我发现霍勒斯·沃波尔时,我被迷住了。三百年前,他建造了这座大宅,作为他彰显性少数群体身份的地方。”
 
在Kyriakou的手中,草莓山从“一个保护性少数群体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突出性少数群体性格的地方”。“狂欢之屋”的开幕是为了纪念伦敦失落的性少数群体空间,它既是性少数群体活动的场所,也是伦敦其他性少数群体空间的孵化器。

伦敦艺术大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