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酷的设计学校英国中央圣马丁学院

2015-09-21

 

转自中国青年网  未经本站授权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

中央圣马丁学院乔迁新址可不只是一桩伦敦地方新闻。目前,圣马丁有40%的学生来自英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设施更新、自由度更高的新校园肯定会增加这所设计名校的国际吸引力。

乍一看,机车头盔搭配荧光色夹克好像是这儿唯一的时尚装扮。紧接着是干净的光头,宽松的布面长裤,彩虹联盟图案印花的长筒袜还有东方旗袍,在你视线内的这片建筑工地上摇曳生姿。

只有那用红砖砌起的,维多利亚式的圣潘克拉斯火车站的尖顶,和矗立在缓缓流动的摄政运河边那废弃的老建筑,才让我们想起国王十字车站附近的地区曾是工业活动中心。1851年,农田里的食粮均经由此地运往伦敦。

最近,这个地方变成大学生们的聚集地。4千名大学生将这个地方变成一个古老与超现代风情的混合体。这场变革让整座城市焕然一新,也为伦敦艺术大学和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改头换面。

离开正在修建中的谷仓广场后,你就来到了这片夹杂未来感与旧派气息的建筑群,而通向这座新艺术殿堂的小径被称为“The Street”。那是一条长110米,高20米的玻璃走道。走在街上,你会看到桌椅齐备的食堂和一间学生商店,店里五彩的纱线和油画涂鸦让人眼前一亮。

这条漫长的走道旁有连接两边的天桥,磨损的旧砖块和透明玻璃相结合形成建筑的墙壁。站在外面,透过玻璃落地窗,教室内的情景一览无遗。而教室里的学生也可以看到外面用砖堆砌的老式建筑。只要用心观察,你便不难发现,暖色调的砖块与光滑的混凝土建筑,以及金属栏杆边坑坑洼洼的墙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看起来特别像英式组合。新校区的建筑师Paul Williams 和 Stanton Williams称这种新与旧的抗衡为 “一个可塑造的舞台,一个校职工与学生们可以任意协调和改变的框架。”

最典型的设计是呈长方形,具备多项功能的项目研习室。在这里,珠宝专业的学生们已经将自己的名字用别针固定在木质幕墙前的金属条上了。

由于来自不同系别的学生将聚集在同一校区,学校特别规划一片区域仅供表演系使用,还修建了一个能够容纳300个座位的高科技剧院。不仅如此,更有为绘画以及时尚专业学生设立的摄影棚及4D电脑实验室。

当然,并非所有的设备都像为珠宝专业学生提供的可敲击木桌或最先进的数码缝纫机那样新潮。学校里的一位技术人员Ricky Lee Brawn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从中央圣马丁学院老校区保存下来的古老机器。磨损的木槌轻轻放置在改良过的现代机器旁。热心的Brawn说:“没有比这更适合工作的地方了。”

灵活性是新校区设计的关键。学生们可以把设备和桌椅拖到窗边,变成一个杂乱无章的休闲区,只为了看一眼校道上的风景。而新旧校区最大的不同体现在图书馆上。新区的图书馆拥有高科技搜索工具,古老的木质百叶窗悬挂在宽敞的窗前。而旧校区的图书馆只有11个楼梯间,房间排列比较拥挤,显得杂乱无序。

三位中国学生(圣马丁40%的学生并非英国本地人)激动地述说着新校区如何让他们与同龄人间的联系变得更融洽。学习时尚史论的Boe Holder表示,尽管她舍不得搬离位于查林十字街的老校区,但她也热爱这个新校园,尤其是那便捷的图书馆:“这里有最棒的数据搜索库。”

服装与纺织设计学院院长Anne Smith说:“将戏剧与美术学院所有科目的学生聚于一堂实为妙计。如此一来,学生社区也会更加健康地发展壮大。”

Central Saint Martins 校长Jane Rapley从1987年就与学校结下不解之缘。他为光荣册上的校友们感到自豪。仅仅是时尚专业,圣马丁就培养出纽约时装周上一大半的设计师,以及像Hussein Chalayan,Stella McCartney,Alexander McQueen和Celine的Phoebe Philo这些名声响亮的优秀毕业生。

“在圣马丁,一切都坦率且透明。我们可以看到彼此,看到大家在工作室里忙些什么。在这里,团队意识十分浓厚,”Rapley女士说,“它立下一种基调,鼓励学生们要有雄伟抱负。在与外界以及其他高等学府的沟通方面,我们的作风让人印象深刻。我希望它会变成一个有吸引力的知识殿堂。”

Rapley女士对学校做出了巨大贡献,她将圣马丁变成一个品牌。正因如此,工业合作者的数量越来越多,校方还得到来自像LVMH这样的奢侈品集团的赞助。 Rapley表示,尽管离开那些感情深厚的老建筑让人不免有些遗憾,但新校区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伦敦的景色也随着新学校的成立,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在她任期间,不乏有漂洋过海、慕名而来的学生,这正是“我们已经走向全球化”的最好证明。

尽管许多科目是由伦敦艺术学院的教师来教授,但中央圣马丁学院富有创造性、强有力的时尚教育是毋庸置疑的。

时尚专业BA课程主任Willie Walters有650名学生,分别致力于编织、针织、样板剪裁以及其他时尚设计领域,而他们学习的地方却比以前小了三分之一。Walters并没有刻意隐藏即将离开查令十字街校区的不舍情绪,也毫不掩饰她为学生寻找宽敞空间不断上访的愤怒。但谈到新校区,她依旧兴高采烈:“每次来到这里,我都觉得很开心。这里令人振奋。”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兼容并包”。教学区之间相互交汇,在轻盈通透的新建筑外壳下,你总能看到古时工业要地的风景。整个校区新旧兼并,包罗万象,魅力非凡。 时装设计系的研究生导师Louise Wilson说:“尽管学生活动区域相比以前小了,但公共区域面积有所增大,且由学生们自己掌管。” 硕士楼里,楼层高的房间住的是最优秀的设计师们。这里有一个大阳台,站在阳台上往外望,从金融区的建筑地标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选址,这片东伦敦重新开发的67亩土地一览无遗。Wilson负责为这座耗资200万法郎(316美元)的新校区筹集资金。“这绝不仅仅是一幢建筑,”她说,“这是学生们最伟大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