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设计师:邓达智

2015-10-10
 

邓达智 William Tang 设计师简历:

  ——香港著名时装设计师,市场策划及形象监督及顾问
  ——曾服务之机构包括:
  中国银行(香港)
  香港旅游发展局
  港龙航空公司
  国泰航空公司
  香港国际机场
  香港电讯
  君悦酒店
  美丽华酒店
  花旗银行(CITY-BANK)
  香港无线电视
  亚洲电视
  香港电台
  有线电视
  新城电视
  阳光卫视
  凤凰卫视
  德国IGEDO集团
  香港长江制衣集团
  山东抽纱公司
  上海抽纱公司

  ——(经济学士,GUELPH UNIVERSITY)于加拿大多仑多完成

  ——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完成时装设计学位课

  ——留英时兼职著名的WISTLE‘S时装连销店,任职市场及设计部,参加国际羊毛局之设计大赛曾获针织组别大奖(1981)

  ——曾于瑞士ZUBICH(苏黎士)MENA精品店负责设计,后持往法国巴黎进入DANIEL HECHTER品牌公司负责男女装设计,期间亦为香港长江制衣集团下“马狮龙”、“SAHARACLUB”任设计经理(1982-1985)

  ——1985年回到加拿大多仑及美国纽约出任不同品牌之WILLIAM TANG系列,市场包括日本、东南亚及欧洲。德国著名时装公司TONIGARD曾为邓氏之经理人代表。

  ——过去十数年间曾参与巴黎、德国柏林及杜塞朵夫、加拿大多仑多、美国纽约、澳洲悉尼、日本东京及大坂、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汉城……及阿根庭布宣诺斯艾利斯等等都市之时装表演。北京、上海、广州、大连及香港之展出更是频繁。

  ——近今邓达智加盟“古谷惠”(香港)时装公司出任旗下之“古谷惠”及“读卖”品牌。

邓达智访谈录
新浪女性频道为香港资深时装设计师邓达智做客新浪直播间的对话内容:

  主持人:欢迎邓达智先生来我们新浪聊天室做客,我想问一下邓达智先生,您是第几次来参加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这次带来了什么样的作品?

  邓达智:我昨天做了一场发布会,发布会的名字叫:追忆似水流年。因为我在这个行业已经20年了,这是一个回顾的机会。我很多年前第一次作秀的时候使用了梅艳芳的似水流年的歌,这次同样也是,但是衣服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前面的衣服都是全黑的,使用了解构的方式设计。我感觉中国现在什么衣服都有,但是还没有去到一个街头服装的感觉,还没有一个中国的街头服装。街头服装其实最能够表现一个地方,一般人穿着的时尚水平。所以,我是按照这个方向来做的。

  我感觉将来当中国时尚越来越成熟的时候,肯定就会有一个成熟的中国街头服装的形象,有这样一个服装的类别独立出来。虽然我说回忆似水流年,其实是往前看,我是想做一个超前的事业,那是我的一个理想。

  发布第二部分,就是很漂亮的女装,很感性的女装,同时很丰富、很张扬的女装,其实这是很多设计师的梦想,因为平时很难穿出来的,看完这场秀我自己都觉得非常漂亮。前面是理想,后面是作为设计师的一个梦想。

  主持人:您能谈一下现在您所经营的这个品牌吗?

  邓达智:我现在做William Tsng和Gusta Tiona两个品牌:一个是我自己的名字,William,是以礼服、女性服装为主,William 是香港跟广州的合作。在杭州我跟一个客户合作了一个名牌,叫Gusta Tiona,它也是分了两线,一线是白领女装,跟William靠近;二线是GT2,这是一个前卫的服装,分成两线。

  主持人:您的品牌定价是怎么样的?

  邓达智:GT2是比较便宜的,是按照青少年来做,价钱从200多到600多块是最平常的,可能冬天的时候有一些外衣会需要900多,不会超过1000块。但是Gusta Tiona则是稍微高档些的女装,从600多开始,一直到3000左右。晚装定价就比较高了,8000块以上。

  主持人:现在在内地的销售状况怎么样?

  邓达智:刚刚开始。William已经进入市场有一段时间了,销售挺好的。GT2是刚刚推出来的,我们准备了几年,但是也比较受欢迎。

  主持人:这两个牌子都是以大陆为主要的市场进行推广吗?

  邓达智:先开始以大陆为主,我在东南亚也有销售,在欧洲、德国也有,德国那边是代理商形式销售。香港跟内地是不同的,我们很喜欢做出口,做国外的生意。这样看来国内的设计师跟我们有很多的不同。我们从一开始走的就是国际路线,我们企业最终的目的也是希望做国内做的品牌打到国外去。

  主持人:我们国内许多品牌一直在提“走向国际”,“走出国门”,但是许多品牌经营者都感觉这对于国内品牌来讲是一个比较艰难的任务。您如何看待品牌国际化趋势?

邓达智:其实品牌走向国际不艰难的,挺容易的。我开始做设计师的时候也不是在香港做,而是在国外做。因为我读书也是在国外,国外也是有人住的地方,所以他们要求的东西跟我们是一样的,所以不会很难。中国人做的衣服基本上已经超过 意大利,很多方面做的已经很好了,我们不仅数量已经超过意大利,而且我们现在在品质方面已经越来越好。接下来就是设计,对欧洲人穿衣方面的风格的把握。中国的设计怎么样融合国外市场的需求,还有就是怎么样才能够让人感觉到我们身上穿的衣服里边有时装、有文化在里面。这两个是很重要的。

就是说中国做的已经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了,下一步要做的是提高设计水平。下一步需要我们去在这些方面进行努力。

主持人:您这个品牌在国外卖的产品系列和在国内卖的一样吗?

邓达智:基本上都一样,没有区分。在欧洲容易接受的服装在我国北方就很容易被接受,南方容易接受的在东南亚就容易接受。我们的设计在地区上还是有分别的,在中国也不是说全是一类的服装,南方、北方也是不一样的。我从小在国外长大,我习惯了看着比较高、比较壮的人的身体结构,所以我设计的时候做的服装也是给特别高的人来穿,所以模特穿了很漂亮,很开心,在国外卖也是比较容易的。

主持人:您能不能谈一下国际上大的品牌中,或者说国际著名设计师里您比较推崇谁?

邓达智:我现在比较推崇的新一代的设计师是“Rick Ovens”,他是美国的。Dries Van Noden是比利时的,Helmlit Lang是奥地利的。过去的设计师我最喜欢的是日本的“川久保玲”,她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很重要的设计师。还有意大利的Romeo Gigli。影响我最大的设计师是“Mariano Fortuny”,他是西班牙的。Mariano Fortuny是1887—1949年的人,他的服装很有影响力,做时装的人都知道,他影响的人很多。其实他也是按照古罗马、古希腊、埃及风格服装做出来的。

现代的一些国际大牌设计师,比如

他的服装完全是艺术品,但艺术品又可以变成平常穿的衣服,那是很难做到的。设计师最困难的地方就是怎么样使理想的艺术品跟日常生活有交叉点,实现这个很困难,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只好放弃了找这样一个交叉点,只能让他们平衡,两条线一起走。但是Mariano Fortuny不是,他可以让梦想和现实一起走。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解构”的手法在服装设计领域的应用好么?

邓达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伦敦的街头服装流行年轻人的朋克时尚。而在80年代之前,伦敦人上流社会跟平民的分割是很大的。在80年代之后,他们有一个交叉点,融汇在一起。怎么样融成一起的呢?开始是从朋克文化开始。穿衣服的时尚,实际上就是生活的方式改变的反映。街头服装跟过去的服装最大不一样的就是解构,有很多学生那时候没钱,就去跳蚤市场,买衣服回来重新再做,把过去的衣服解构,再解构,这是一个街头服装的开始。伦敦这样的时尚影响了日本设计师,在80年代以前的日本设计师做的服装一直是很老土的套装。

但80年代伦敦的街头服装改变了日本设计师的设计方向,尤其是从“川久保玲”等设计师的作品可以看出来,他们这些设计师受英国的影响很厉害。当时英国服装的解构设计方式叫做新浪漫主义服装,色彩上主要以纯黑、白为主,那是一个开始,之后日本出现的解构服装都很火。之后比利时的设计就出来了,把日本的解构变成了比利时的解构。比利时也出了许多著名的解构服装设计师。现在在欧洲,比利时时装是很重要的,虽然他们国家很小,但是近代设计师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比利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