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采访 | “疯”女孩?在伦敦艺术大学我遇到了久违的“家人”和“知己”!!!

2021-03-22

"疯" ?
那只是因为她的想法比别人更超前!
 
伦敦艺术大学
 
 王嘉烨
Scarlett 

 
 现就读于
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
中央圣马丁表演设计与实践本科
 
毕业于
BACA国际艺术教育中心
BACA1年制大学预科
 
 
王嘉烨(Scarlett)同学2020年从BACA国际艺术教育中心毕业,顺利进入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本科表演设计与实践课程学习。
 
 
 
 
这一年的时间里,王嘉烨同学在英国经历了太多的不一样~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她在伦艺的学习和生活~
 
 
 
UAL校友分享
在伦艺经历的那些事儿
 
 
 
01
 
  写给Binia老师的信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还没有从BACA毕业,在家线上学习,方法和节奏都变了,我很不适应,开始的2个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大家都被隔离了,心理上的底线已经降到最低——只要不得病就已经很好了,有一种末世感…幸好有Binia老师一直督促着,才从新有了动力。
 
 
虽然已经来到圣马丁快一年了,但还是常常想念Binia老师,所以就给她发了这个微信。
 
 
中央圣马丁
 
 
 
 
02

 学在圣马丁  
 
 
刚来到英国,大一第一个学期的时候是三级封锁,那时还可以进校园,我学的是表演设计与实践专业,很多课都是在剧场里面上的。圣马丁学院的一层有几个剧场,上课的时候我们搬着自己的椅子围一个圈,或者坐在观众席上听老师讲课,氛围非常好。当然,我们完全能够保持2米的安全距离,并且戴口罩,学院的安全措施做得很不错。
 
 
表演设计与实践是一个合作性比较强的专业,不像圣马丁其他一些专业,因为都是比较独立的项目,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压力很大,同学之间常常会因为竞争而产生矛盾。我这个专业不管是做一个舞台表演,还是拍摄一个表演短片,更需要的是合作:灯光、摄影、演员、导演、服装设计、舞台设计等等,要合理的统筹。
 

 
伦敦艺术大学申请
 
 
 
所以根据这个专业的特点,我们的老师也一定要给大家创造一个友好的环境,发展学生之间合作的潜力。我所有的老师和同学在创造友善环境的工作上,做的都是非常成功的,我们真正做到了彼此像是家人一样亲切。
 
 
 
  警示:
 
CSM Fashion的学生,一般都是自己独立完成项目,偶尔需要合作的时候,竞争就会非常大,想要去这些专业的同学们要有心理准备哦。
 
 
在专业上,我们所涉及到的政治和哲学方向的知识会更多,更深。在圣马丁,我的专业相较于传统的时尚,平面专业,算是比较新的,所以我们的自由度很大,留给我们的创作空间非常多。在课程安排上,我们除了要学习设计,涉猎更多的是政治哲学,自由实践的时间也很多。
 

 
在我看来,圣马丁的教学很鼓励学生适当的放松,在经历中去增加自己的灵感。去关注自己身边的各种事件,去批判和解构现代化过程中,剥夺人的主体性、感觉丰富性、同一性等的思维方式。
 
 
伦敦艺术大学设计学院
 
这种比较后现代的教育方式,让我有一种很融入个感觉。我在朋友圈发过一个感慨,以前在国内,我的想法看起来很先进,甚至很"疯狂",但是来到伦敦,来到圣马丁,才发现这个理念在这里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了。所以那时候觉得我与国内社会不兼容的想法,换了一个环境,才知道,这本来一个有很大的团体支持的想法。现在想想,幸好我发现了BACA,逃离了中国式教育,圣马丁又给我提供了一个更大的,有理由"疯"的平台。
 
 
在这里,我和同学学到了很多,比如对待生活的态度。刚来英国的时候,我完全闲不下来,但是后来在合作中发现,自己紧张是没有用的,还有可能让团队的人都紧张,适得其反,所以后面我就在空余的时间折腾自己的项目,反而发现了更多的想法。
 
 伦敦艺术大学艺术

 
 
03
 
 道家 / 夏满 / 嬉皮  
 
 
 
第一学期我完成的项目是道家/夏满/嬉皮,这个题目是我一个北欧的同学发起的。说起对中国文化的热衷,我还挺惭愧的,因为我的国外的同学们真的是超级喜欢中国文化,常常会搜索这方面的信息,还会来和我炫耀他们看了"乐舞"什么的,非常可爱。当然,大家也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已经深埋在脑海中了,无可辩驳,无以抗争。这是我们能够带到英国的非常好的文化。将来,希望我不仅能把中国的视觉元素带到国际舞台,也能把中国文化的理念融入到表演中。
 
 
我最近所做的项目主题是world image document ,类似一篇艺术论文,研究的主要方向是"Queer Theatre"。我会站在酷儿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如何去做剧场,如何去表演。我希望能通过这个研究,让大家看到,在我们这个平凡的世界里还是有很多的可能性的。
 
 
 
04
 
 在伦敦的一些小事  
 
 
 
一个设计师的自我修养——对于我来说,如果一个项目做得自己都不满意,摆出来就好像被人骂了一样,我完全不能接受。这种想法是我闲不下来的动力。
 
 
在生活上,我极其规律,8点起床收拾一下开始锻炼,10点准时进入工作状态,中午简单的吃一点,继续学习,直到下午5点,我会放松一下,给自己做点晚饭。我会把调研一类的需要安静的深入研究的工作安排在晚上。12点准时睡觉。
 
 
我同宿舍的一个女生是圣马丁的研究生,封锁期间,我们互相拍照做模特什么的,互惠互利。有这样一个近距离的好朋友确实很好。
 
 
伦敦艺术大学圣马丁
 
 
课余时间,我在和一个音乐人合作,给她做一套专辑造型。
 
我们专业的老师会根据封锁的情况对课程做实时的改变,有一个项目就改成了线上完成,用发达的社交媒体去创作一个作品,还是很与时俱进的。